三联生活周刊:沈殿霞港式娱乐的陨落(附图)

编辑:凯恩/2018-10-30 17:12

  “欢乐今宵”里,肥肥是无性别的。尽管有时她穿着芭蕾舞裙,或者五彩斑斓,但没人把她当女人。她表演一字马、踩鸡蛋,和男主持人贴着气球移动胖胖的身体,台上台下都是谐星。她和(听歌)、王爱明、汪明荃一起组成“四朵金花”,载歌载舞,那3个女孩子是金花,她只是喇叭花,插科打诨,用一般胖人达不到的灵巧取悦大家。后来,她又和歌手罗文合组“情侣合唱团”,次次穿情侣装表演,有人问:“有没有人把你们当情侣?”肥肥摇头:“不会的。”

  肥肥习惯人前人后的大姐大形象,郑少秋说她是“总司令、感化官,老是认为她做得都对,我做得全都不对,我必须由她指挥,或是由她感化”。这种管束细到了一言一行,不知这种抱怨是不是借口。肥肥在后来总结失败婚姻时说:“不要给男的一种感觉,女的比男的强,尽量少打理自己事业。”1983年,她停下了香港的工作,陪郑少秋去台湾拍,郑因此认识了后来的妻子官晶华。在香港,人人知道沈、郑同居,了解沈殿霞的泼辣,不敢捋虎须,但台湾就防不胜防。肥肥在中间去美国剪彩,3天后回来发觉郑少秋改了密码箱的密码,她坐在地上从000开始推,推到手指皮发白,终于打开箱子,看到郑少秋变心的证物。

  [上一页] [1] [2] [3]

  

  大概在1998年,肥肥已经不再忌讳他们的名字。香港回归一周年晚会上,曾志伟与她合唱《心太软》,唱到一半时曾突然说:“坏人不要指着我,指着那个姓郑的。”肥肥说:“不要乱讲,你刚才迟到,我等啊等。”把话岔开了。1999年,她和郑少秋、郑欣宜一起参加颁奖礼,释去前嫌。但这之后,她讲话的闸门大开,在访谈中提到郑少秋的精子弱,相对于郑的缄默,一部分人对沈的同情渐淡,转而维护性格软弱的郑少秋。

  沈殿霞

  沈殿霞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郑欣宜执意进入娱乐圈,她赶紧搭桥铺路,托人送礼。郑欣宜在迪斯尼乐园扮(听歌)(听歌)被观众投诉,肥肥心疼得痛斥香港市民,令她的“(听歌)”形象减分不少,不过在她心里,一切都没有女儿重要。为了给女儿留下更多遗产,她不惜与多年老友翻凤凰彩票(fh03.cc)脸,贱卖房产,生怕外人欺负女儿。郑欣宜从小开口就会说:“我吃得非常随便,简单煮鲍鱼、鱼翅就可以了。”患绝症后,她强撑病体,出席了颁奖典礼,据称在嘉宾休息室里,肥肥拉着女儿的手拜托TVB诸位高层日后要多加关照。为了在那几个小时里能够看起来精力充沛,她注射了对身体有损害的强心针。从她生病到去世,她的女儿终于一夜长大。

  此后很长时间,香港传统的伦理观使公众一直谴责郑少秋的负心薄情,他不得不长期在台湾发展。即使回香港,TVB也刻意不安排肥肥和他碰面。一股气梗在胸口,有10年时间肥肥都没有缓过来。她刚离婚时哭得太多,眼睛老花了。别人不能在她面前提郑少秋,在已经消气之后,她还说:“如果没有小朋友,走在街上,我也不会和他打招呼。”第三者官晶华更不会得到她的原谅,她在离婚协议中讲明:“任何时间、地点,阿秋可以见女儿,但官晶华不可在场。”可每次郑少秋接女儿,“车里都坐着这女人,阿秋应该识趣”。肥肥说,“我没必要和她聊天,我也不会撕破脸,好肤浅,这不是人做的事”。

  她问郑,他赌气说:“要不马上结婚。”她立刻同意。结婚太仓促,订不到大号婚纱,肥肥穿着旗袍交换戒指,她一直深悔选了蓝色旗袍,很不吉利。某天郑少秋站在镜子前自言自语:“我给3年时间,你替我生儿子。如果你没有可别怪我。”沈殿霞为了生子竭尽所能,她生了女儿郑欣宜,患上糖尿病,郑少秋飞到加拿大陪她,不久后又找借口与官晶华同游日本,被媒体曝光。8个月后,肥肥终于感到再不离婚连自尊也没有了。她说自己生产时已经预感到此后一生中只有女儿相陪。

  一生遗憾

  从与(听歌)同居,她才作为女人出现。她的恋爱史三只手指数得过来,偏爱“排骨精”。郑少秋年轻时外号“半边人”,风吹得跑,却天生怜香惜玉。作家妮在文章中写道:“TVB的男生们笑说:‘如果电梯里有个美女,电梯未上到20楼,阿秋已把女的搞定了。’沈殿霞不是美女,郑少秋也不爱她,他爱的是玉女森森。只是森森请肥肥递分手信给他,二人由此来凤凰娱乐(fh03.cc)往密切。那时郑是刚出道的小艺人,肥肥已经是“镇台之宝”。他们相恋后,郑少秋才有机会在中一人分饰乾隆、陈家洛、福康安三角,一举成名,成为古装风流公子的不二人选。

  三联生活周刊:沈殿霞港式娱乐的陨落(附图)(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