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创金服房平:再过三五年会有真正金融科技巨头出现

编辑:凯恩/2018-11-07 19:19

  房平:首先来说,金融行业和其他行业还有一些区别,因为我们提供的产品其实是钱。钱这种产品第一是它没有保质期,其实服务质量的话也是一样的,你从任何一个机构拿来前都是一样的。我相信可能你手机里只有微信一个这种沟通工具,但是你的银行的工具可能会有三个、五个,你的信用卡可能会有三张五张。所以说金融类的企业一定会有多家并存的这么一个情况下,可能被分为第一梯队,可能大家规模都比较大一点,而第二梯队大家都小一点。但是说这个行业消亡或者消失,只要你踏踏实实的去做,把风控做得相对到位,这种消失的可能性我认为是比较小的,这是一个。

  所以有了后面的战略升级的这么一个诉求。其实那个也是我们也筹划了很久,我们从做校园做了半年多,大概做到2015年的上半年,我们就开始筹划做一些更多的人群,做更多的产品,已经开始在做一些筹划了。

  网易科技讯12月21日消息,近日和创金服CEO房平在接受网易科技采访中表示,最近一段时间里国内互联网金融企业扎堆上市包括企业逐渐走向成熟、政策监管等原因在内。比如最初成立的相关企业在走入比较成熟阶段之后,必然会有一些头部企业冒出来,并随着资本化的需求走进公众视野。

  所以说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帮助一个群体去完成这个群体的一个客户的画像,我们可以分级、分类、分期,做出不同的风控模型,然后来匹配不同的贷款产品,甚至风控产品,是非常迅速的。我们基本上可以在三到五天就可以上线一个产品。

  网易科技:上市之后,对这些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刚才提到2016年6月的时候,对整个行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节点,在这之前跑出来,你在行业里面就能够立足。那么在他们上市之后,未来会不会还会有一个类似这样的节点,金融科技企业的第二轮竞争是什么样的?

  以下内容根据网易科技与房平对话整理:

  其实这个时候可能会持续到一两年的时间,也就是说现在基本上到了第三阶段的一个末期。其实第三阶段的末期我预计可能今年整个的监管政策,大家也看到了,12月1号的时候刚下了一个现金贷的管理政策。其实这个政策下来之后,基本上就标志着第三阶段基本上也就结束了。结束之后开始就到了整个互联网金融,或者金融科技的一个下半场。

  同时他认为,此前的金融机构,甚至像传统的银行,经过了这几年的改变之后也肯定会跟上互联网化的步伐,包括现在的四大银行都成立了普惠金融部门,而且是强势的落地。而很多小的城商行,甚至一些像信托、消费金融公司等等也都引入了很多现金的东西,包括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等。“引进来这些东西之后,必然会促进这个行业一个大的改变,可能洗牌也好,或者是并购也好,会有一些大的改变发生。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真正的再竞争三年到五年,真正的涌现出来金融科技的巨头出来。”(锡安

  追求效率竞争这个阶段,其实大家会把所有的精力会放在系统的搭建,系统的完善,营销的整个的控制,风控的升级,会放在这个上面,这是第二个阶段。第二阶段之后,当时我们预测的,第二阶段结束的时间应该是2016年。

  房平:其实这个问题我觉得可以从几个方面来开始说,先从互联网金融的源起来说。在2009年开始,互联网金融才在中国这个市场上扎根落地,慢慢才有了一些演变。而且我们通过这个对比可以看,像美国,像欧洲,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其实是比中国早的。但是实际它应用的广度、宽度还有产品的多样性,其实都没有中国好。从这个角度来讲,其实也就是说在2015年之前,e租宝事件之前,其实监管对于整个互联网市场是持一个鼓励态度的。所以说其实大家也都涌进了这个行业。

  网易科技:你们在2016年的时候做的这个品牌战略升级,那个时候其实很多做金融科技业务的公司,都在做这样的战略升级,为什么大家会都要做这种品牌战略升级,在这个过程中和创金服是走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也是因为这个东西相对比较成熟,所以说到了2016年、2017年这块,大家的体量经过这么三四年,七八年,甚至有一些十年的发展,也到了一个程度,有些企业本身到的时间就到了一个蜕变的时候,就是说他经过了早期凤凰彩票(fh03.cc)的迷茫,早期的试错,慢慢的行业相对来说比较成熟,比较成熟之后必然会有一些头端的企业会冒出来。冒出来之后,必然就会有一些资本化的需求。资本化的需求,我认为有这么几个点。第一个点是像很多金融科技企业,其实是有很多投资人的,包括像VC一些PE们。其实这个投资人他们是有退出要求的,这是一点。

  但实际上金融在前面,其实就基本上给这个行业做了一个定位,它不管怎么样,它还是一个金融企业。所以在这个角度上,其实去把握这个时代的脉络,把握这个政策的一个走向,还有一个经济的走向,其实是很关键的。所以在这里面,你的战略选择也变得非常关键。

  这个事情其实做到一定程度之后,因为校园这个场景相对来说是比较容易去做一些实检的,首先这个群体他比较能接受新鲜的事物,再一个这个群体相对比较集中,对一个创业型企业来说的话,是比较容易集中资源去做市场,比较能集中资源把一个事情做起来的。其实这个事情对于我们整个事业来说,它是一个突破点。所以它到了一定的程度,我们很显然要从这一个突破点做成一个面,我要面对全社会,要做一些产品,要做一些服务,是这样的。

  下半场这个东西,就是大家都有了一定的子弹,大家都有了一定的技术,大家可能在某个领域里面都有了一定的特长。每个企业不管它一开始做的哪个领域,现在都有它擅长和所做的这么一个小的赛道,或者这么小的一个领域。其实这个领域大家可以持续的去发展,在这个时间传统的金融机构,甚至像传统的银行,其实它经过了这几年的改变之后,他们肯定会跟上。包括像现在所有四大主要的银行,都成立了普惠金融部门,而且是强势的落地。也是从各个地方笼络了很多的人才,像很多小的城商行,甚至一些像信托、消费金融公司等等的,也都是引入了很多现金的东西,包括咱们说的,像区块链,像大数据,像智能等等。他们也都引进来了。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企业都有每个企业的特点,每个企业有每个企业的卡位,我认为其实我们现在的这个卡位,或者我们凤凰彩票(fh03.cc)现在积累的数据,还有我们的一些特点,在这个行业里面还是有一些特殊的竞争力的。

  房平:我觉得在未来的三五年之内,我认为大家其实拼的应该是资源,再一个拼的是战略。因为第一,我觉得技术上的优势,其实领先也就是半年到一年,其实这个优势我认为,你说它是优势也好,其实它并不存在太大的东西。因为毕竟金融科技是一个应用型领域,是科技应用性领域,它不属于科技创新性领域。你像Google、像腾讯、百度,其实它们属于创新性领域,就是他们要创建新的技术,它那种技术可能是改变人类未来的,是改变人的一些使用习惯的,这是他们要做的事情。

  网易科技:在未来的三五年当中,大家拼的是什么呢?

  对于我们这些金融科技企业来说,我们是把它们创新的技术,甚至可能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前的技术,我们要把它拿过来,应用于我们这个行业,其实我们是应用型的。应用型的这种技术,其实它对于技术的要求并没有那么高。就是我这么来看这个技术这个层面。

  网易科技:你们怕不怕从这个行业当中消失?

  其实也是想逐步的多做一些正面性的事情,让整个社会能更好的认识到这个行业,真真正正的还是解决到一些普通老百姓平时的一些需要,也是切身的一些需要。而且他获取的还是他应有的一个服务费也好,或者利息也好,都是在社会道德或者公德的允许的情况下的,这么一个收获。这是我来看待上市这么一个事情。

  就像现在很多企业,比如我们现在给京东、去哪儿等等的都有一些合作,其实他们是有海量的客户的,我们就是通过他们在交易的过程中,我们就加一个消费金融产品,这样的话他们的客户就可以在整个的一站式的情况下,就完成了所有的用户的体验,包括贷款整个这个环节。对客户来说他很方便,对我们来说,其实我们促成了这么一个贷款的交易,对于传统的金融机构来说,哎,它的闲余的资金有了一个放款的通路,对于传统的互联网公司来说,它的流量就可以变现。

  房平:其实像很早期的时候,就是在2014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像我们这个互金行业,整个上半场我认为是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其实是野蛮生长的阶段,这个阶段其实大家是不顾成本,也不顾风险,可能对政策也没那么敏感,大家只是去跑业务,争取能在这个市场上有一点声音,有一定的业务量。到了一定程度,其实大家关注的东西就是第一阶段可能一开始有很多家,可能上千家、上百家,最后可能就会剩下不太多的几家。到了第二阶段的时候,你盲目的扩张、盲目的烧钱等等,这个模式就已经不成立了,在那个时间大家所追求的肯定就是效率。

  房平:为什么选择做校园作为一个切入点,也和当时我自己的经历有关系。因为我之前一直做校园的教育,所以说我其实选择了校园去切入。其实这个事情当时我们也想,校园这个事情,包括我们在做校园的过程中,我们所有的校园利息,包括我们做的息差各个方面,其实就是20左右,所有的利息就是20左右,而且在整个做的过程中,我们真的就秉承了很多东西,真的就合规合法的去做。包括有很多学生真正的碰到一些难题的时候,我们都是给他一些额外的帮助,包括一些展期,甚至来说给他做一些免息,有一些真正困难的,我们也做过一些类似捐赠类的这种事情。其实我们真的私下里做了一些事情,但是这些事情我们也很少拿出来去说,因为这个东西没有意义。

  温泉)

  网易科技:在过去几年的发展当中,你们积累起来的这种核心竞争力有了吗?是什么?

  剩下的东西其实就是资源,做金融它是一个重资源型的行业,因为你金融背后它会牵扯到很多合规的东西,而且你要去有资源去协调各方面的一些利益,去协调一些资金,协调一些客户等等。所以说金融本身是融通的行业,所以它对资源的整合能力要求是非常厉害的。再一个,金融这个行业,其实伴随着政策,它对国家的政策和国家整个的规划,还有整个经济的大走向,我觉得是息息相关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它要求的就是一个金融科技企业,它虽然是科技在后面,但是你发现大家都说金融科技,而不说科技金融,当然有的像阿里也说它是科技金融。

  这个行业开始的时候,其实是没有一个明确的,或者一个很好的一个赚钱的一个方式。在持续的发展过程中,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也随着整个科技的发展,像基础的征信,基础的数据,包括一些信用工具,像一些活体识别,一些统一的征信平台等等,这些工具起来之后,其实也就让整个互联网金融有了一个抓手,也不是互联网金融,就是像现在我们做的所有这些金融科技的业务就有了抓手。我们在做生意的时候,它生产工具就变得多了,而且生产工具都是有专业的机构帮你去打造好的,你只需要把所有的工具做一个组装,按照你自己的企业的一个战略做一个组装,然后你就可以去马上的变成一个赚钱的机器,或者马上可以变成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然后就可以去陆续的做了。

  网易科技:对一个创业公司来讲,是不是不太容易获得这些资源?你们接下来的发展您是怎么想的?

  第二点是整个中国的监管政策,因为整个中国的监管政策其实不是特别明朗,从整个态度来说,2016年6月份是整个互金行业一个监管的大限,也就是说在那之前的话,谁能先跑出来,谁能跑在前面,有可能就能拿到合法经营的一个许可,也就能在一个行业里面立住脚。所以其实大多数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或者金融科技企业,也是在抢这个时间,争取在这个时间上能够实现资本化,实现资本化的同时也是向社会,或者向所有认证名,我是一家合规的企业,我是一家正常经营的企业,我也是一个有社会责任心的企业,我愿意为社会的所有的一些事情做一些,扛起一些责任来,也不是简简单单的只是做一个放款产品,做一个贷款产品,被社会所谓的高利贷或者等等的这些负面的东西。

  再一个,其实我们现在的定位,其实是一定要在第一梯队里面,我们争取去做第一梯队里面。因为整个行业的发展,我觉得还是比较快的,在这里面变数也比较多。而且做金融行业因为挨着钱比较近,其实我们扛的风险也是非常非常大的。其实在抗风险比较大的情况下,你不知道未来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我比较崇尚一个慢则是快,我不希望把企业做的特别特别的快,冲的特别的猛,我们希望稳步的往前增长,稳步的往前迈步,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其实我觉得现在互联网已经是一个基础产业了,已经是传统行业了。我希望就是把我们这种金融的能力,金融科技的能力,能赋予给更多的企业,让他们能通过金融去变现,通过金融能去留住客户,能去帮助客户满足客户更多的一些其他的需求。而且同时也能做到一个价值的发现,或者把这个价值的边界做一点延展。

  房平:我觉得做企业来说,刚才提到了,金融这个行业其实它是一个融通,一个合作的行业。在金融行业里面有一个名词叫同业业务,你在别的行业很少能看到同业业务,但是在金融这个行业里面有同业业务,也就是说金融里面其实大家的合作是很普遍的。所以其实做金融这个行业我觉得是可以借力打力的。其实我们在2016年的时候,一直就开始做布局的一些事情。我们希望把我们所积累的,所具备的这种金融科技的能力,像智能风控的能力,智能风控,智能催收,大数据营销,还有一些大数据等等的,这些积累的一些技术,我们希望把这种东西集成一个产品,或者集成一个能力,然后我们希望把我们这个能力能赋予给一些传统的企业,甚至赋予一些传统的金融,还有像传统的互联网,互联网企业。

  房平:这个东西肯定是没有问题,其实对这个我还是蛮有信心的。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很多,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可以看到,我们自己的融资的消息其实也很少,其实我们都是过得非常紧,就是说手头一直不松,也没有烧钱没有怎么样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其实始终在考虑一件事情,就是做什么样的事情效率最高。效率最高的事情那就是要智能,让机器,或者让一些系统来代替人工做事情。所以说其实我们在从成立之初,我们就对成本的控制是做得非常到位的。所以我们就投入了大量的钱,到科技里面,到开发里面,到技术里面。所以我们就积累了比较强的风控的技术,数据分析的能力,像一些关于客户的一些模型,一些积累的一些客户行为的一些数据等等这方面,其实我们是积累了特别多的东西。

  网易科技: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您刚才谈到梦想,您进入金融这个行业是积累起第一桶金,那您的梦想是什么?您最终想做的事是什么?

  网易科技:也就是说这种资源获取更多是靠合作?

  第三个阶段其实就是从2016年起,这个阶段是因为什么,是因为大家都差不多了,而且我们这些小的企业已经做到一定的规模,创业企业已经变成一个中型企业,甚至变成一个大型企业,它对社会的影响力有了一定的程度。在这个时候其实整个的监管,包括因为整个行业比较成熟了,一些传统的企业,传统的财团也会加入到这个里面来。这个时候其实对于这些企业的战略的选择,后续的一些安排,这些事情就有些挑战。

  网易科技:您怎么看待最近这一拨互联网金融企业上市潮,为什么有这么多金融科技公司会赶在这个时候扎堆上市?

  引进来这些东西之后,必然会促进这个行业一个大的改变,可能洗牌也好,或者是并购也好,会有一些大的改变发生。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真正的再竞争三年到五年,真正的涌现出来金融科技的巨头出来,我是这么认为的。

  房平:是,靠合作来做的。

  房平:其实我是做教育的,我的梦想特别想的话,可能做到,做个十年二十年之后,还是真的就开一家学校,然后真正的用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一些教育的方式和一些教育的手段,去让一些人影响他们真的去改变他们的人生,让他们得到一些更好更有意思的一些教育,真的做一些那样的事情,没事儿就可以给小朋友们聊聊天,看看他们是怎么想的,怎么成长的,然后在这个过程中能给予一些帮助等等的。其实我觉得做这样的事情是比较开心的。